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百科

香港透明拆遷充分吸收民意絕不交給地產商

2019-09-28 来源:

  “业主拿到拆迁补偿之后,可以选择在同一区域内购买楼龄长一点的房子,或者在其他稍微偏远的地方置业,这样就可以剩余一两百万港元,用以养老,质量也得以改善”日前,香港市区重建局主席张震远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说

  今年6月,广东省省长黄华华曾在香港考察拆迁模式和经验,并指出以香港市区重建局主导的拆迁重建模式,对广东的“三旧改造”工作具有示范意义,香港民意咨询充分、拆迁赔偿合理、申诉机制公开透明的“和谐拆迁”模式,是很宝贵的经验

  对于受影响的市民来说,拆迁从来都是大事件因此,如何不断完善拆迁重建机制,帮助市民改善居住环境,是一个长远命题在近期中国内地频频发生拆迁事件的时期,香港在旧城改造和拆迁补助模式和经验,就显得尤为重要

  张震远接受本报专访时坦言,香港在重建拆迁过程中,也会出现一些“钉子户”,不过香港对于拆迁重建有一整套透明公正的制度,可以维护受影响业主的权益,同时也避免被利益相关方所利用

  中环永利街,随着今年初电影《岁月神偷》的热映,而成为香港人的关注焦点而这个依山而建的小街,也因保存着香港最后的几幢始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唐楼”和目前香港岛上仅存的“台”式街道,使得原有的拆迁重建计划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引起的争议更超越了单纯的拆迁重建层面,提升到了香港文化的保护和修复的层次

  “由于舆论的影响,我们觉得不能强行推进收购,于是改变计划,宣布让那12栋楼宇原汁原味保留下来同时为了保证业主未来会自行维修房屋而不拆掉,我们建议把相关区域划为保育区,规定不能拆掉房屋”日前,香港市区重建局主席张震远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说

  1998年,市建局的前身香港土地发展公司就宣布对中环永利街进行重建,但此后因为楼市低潮一度被搁置到200 年,市建局重新提出收购永利街,并列入“H19士丹顿街/永利街重建项目”,不过却因为士丹顿街地块卷入官司而耽搁,直到2007年诉讼结束后才再次启动最初的规划,永利街原址将成为一座大厦的豪华会所和泳池,但该方案遭到了保育者的强烈反对一些业主也向市建局强调,不会把房子卖给市建局,宁愿自行维修旧有的房屋

  “市建局在香港是属于公营机构,我们在拆迁收购的透明度方面做得更好,不过工作效率就比私人发展商慢很多这就是代价,也是香港选择的道路”张震远说:“如果受影响的业主对拆迁赔偿不满意,可以到法院上诉低收入的业主还可以申请政府的法律援助,等于政府提供资金允许业主去控告政府相关部门的做法如果走完整个法律程序,法院判定业主败诉,那么只能强行执行,那时候社会舆论也不会支持业主方”

  众口难调,民意难猜如何选择重建项目和重建范围,以及充分吸收民意,就成为市建局检讨其重建策略的重点考量之一近年来,市建局的几个重建项目都引起香港社会关于保育观念的广泛争议和博弈张震远说,从湾仔利东街、中环嘉咸街、到中环永利街这些项目,都需要向社会大众作出很多解释,一直在争议中修改重建方案

  2001年前市建局成立的时候,香港政府已评估确认了200个项目,加上市建局的前身——土地发展公司也宣布了25个项目,加起来共有225个重建项目所以这10年来,市建局就在225个项目当中,根据项目的缓急轻重进行选择

  张震远表示,保育、活化、维修等三项工作,其实都是从重建中演变而来的因为200多个项目,如果全部都重建的话,几十年都做不完而且某些项目长远来看需要重建,短期内则可以维修继续使用

  尽管以往市建局在确定了某个重建项目之后,都会涉及地区展开广泛咨询,聆听市民、专业团体以及地区有关人士对于具体重建方案的看法不过这种中途才介入的咨询仍显不足,也使重建方案常常遭遇阻力因此,市建局计划未来采取“从下而上”的机制,让香港的7个区议会各自提交地区更新报告,提出各地区最需要重建维修、保育活化的项目,扩大公众的参与度

剖宫产术后上腹胀嗳气
孩子积食吃什么好呢
小孩子积食了怎么办
友情链接
兰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