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百科

求仙则仙第七十八章跳梁小丑营养

2021-01-15 来源:

求仙则仙 第七十八章 跳梁小丑

事实上,古隽语和那位古长老之间隔着万水千山辈,只是因为身为同族,又有灵根,便被家人送来了明月崖,就等晋升筑基境界后,拜入那位长老门下。这四人,苏殷、苏迩、苏桑和苏祀,亦都是那位古长老送来保护他,帮助他在这场比赛之中取得好名次的。

古隽语新入山门投靠长辈,身上还有股侯爷的傲气,见猎心喜,想轻薄便轻薄了。

只是他还没有意识到选择3.52那个即可;修士的傲气比他的傲气更重要,然而他很快搬出古长老,于是苏殷等人只得偃旗息鼓。

监控室中,一片安静。

那位古遥水古长老,双目紧紧地盯先是迎来 开门红 着屏幕。

他身旁交好的长老打圆场道:“不如我进去将那女孩带出来吧?”

“且先看看。”插嘴的人是常心宸,他很清楚唐承念的身份,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只是,他也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插手,才能留住唐承念,让她留在镜中世界继续比赛。

他开了口,古遥水便也摇摇头。

在古遥水看来,唐承念终究只是个外门弟子罢了,虽然是天灵根,却是火属性,没甚大用。

只是,他想,等他那后辈古隽语离开镜中世界之后,也得好好敲打一番,免得将来得罪了不能够得罪的人。

常心宸一眼就能看明白古遥水在想什么,在此之前,他也只觉得唐承念是个普通的孩子。

然而,她不是啊。

常心宸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镜子前,和古遥水并排站着。

“今天以后,可要好好教训一下你那位晚辈,别太没规矩。”常心宸负手说道。

“当然。”古遥水只将这句当成了忠告,并未多想。

……

“把他给我揪出来!”明月倩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完全不要风度地咆哮,“这种人也有资格加入明月崖吗?把他赶出去!这种纨绔子弟,这种……这种人,什么时候这种人也可以随意加入明月崖了,外门就不重要吗?”

唐承奕摩拳擦掌:“舅舅,不用让这人出来,您送我进入镜中世界便行了。”

明月初坐在座位上,双眼蒙着一层冷意。

坐在最边缘的汤虚游看着这繁乱的景象,只得求助一旁的明月晋:“明月长老,怎么办?”

“还能如何?此人已经违反门规。猥|亵同门弟子,以死罪论处亦不为过。”

汤虚游缩回脑袋,这人比其余三人更狠呐。

“汤长老。”

“啊?”

“随我走一趟。”明月晋起身道。

他并不担心唐承念当真会如何,监控室有常心宸在,要是常心宸无法说法其余长老,自然不会迂腐,他也不介意让常心宸告诉这群人唐承念的身份,毕竟情况紧急。只是,那些后续还需要有人负责,还能是谁?自然只能是他。

明月初传音问了问情况,便点点头收回目光,重新看着镜中世界。

那抹冷色,消去了些。

镜中世界里。

唐承念谨慎地盯着古隽语的动作,她并不知道,场外有那么多人为她提心吊胆。

她拼命地转动脑筋,想脱离这困境。

“就算你有个外门长老的长辈,又如何?”唐承念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当即朗声说道,“那位长老起码也是筑基修士,年纪一定不小,后辈无数,你就算是他的晚辈,又如何?他看得上你吗?”

令她惊讶的是,这句话竟然没有从苏殷等人那里得到认同。

古隽语很快就用炫耀的语气道:“小美人,我家长辈虽然是筑基修士,可是他的所有后辈中,唯有我一人有灵根,在他眼中,我早就是他唯一的衣钵传人了。不如,你跟着我,大不了,我让你做我的正妻嘛!将来你我双宿一起飞,做一对仙人都羡慕的鸳鸯……”

唐承念听得欲呕,她如今容貌出尘,但也只是个七岁的孩子,仍有一份稚气。

他竟然能对一个幼童生出欲|望,莫非……

莫非这古隽语就是前世说的那种恋|童|癖,专门祸害那些懵懂无知的孩子?

不过,她可不是孩子,如今也不算绝境,她决不至于任他宰割!

“你有靠山,莫非就如此笃定我没有?”唐承念当即傲慢地说道,“你可知道我叔叔是谁?”

“你叔叔?行,小美人你说,让我听一听,听完了,我们再双宿双……”

“呸!我叔叔与你长辈同是外门长老,论资排辈,你还要叫我祖宗,竟敢说这等腌臜话污我的耳朵?”唐承念猜测外门长老们一定在即时监控,为了自己的安全,不敢隐藏,依旧用汤虚游和常心宸商量过的说法,只将‘远房亲戚’改成了‘叔叔’,以示自己身份特殊,“我叔叔就是执事殿的常心宸常长老,你等竟敢辱我,又犯门规,尽管等着吧,他马上就来把你这登徒子带走!”

监控里的常心宸目瞪口呆,谁敢跟您称叔道侄啊?您两位舅舅一个是掌门,一个是长老,我跟您是舅舅,和他们又是什么关系啊?

只是,见众人看来,他也副机长名叫罗伯特格日乌纳只能硬着头皮,尴尬地点头。

从明月初等人要借着汤虚游来将唐承念拜托给他,他就知道,他们不希望让其他人知道唐承念的身份。虽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不过常心宸可不敢随意地通过自己的嘴巴把唐承念的身份透露出去。从前,他的顾虑源于转世的机会,现在,又多了一个成为明月晋弟子的机会。哎,真是幸福的苦恼啊~

古遥水缓缓转过头,看着常心宸,语气低沉地道:“原来这是您的侄女,刚才真是冒犯了。”

“哪里,哪里。”常心宸微微拱手,如今的他也有了靠谱的靠山,自然有了底气。

“我去将那不争气的……带出来。”古遥水正要转身,却被常心宸叫住。

他指着屏幕中的古隽语:“他违反了门规,将他一人带走就行了。”

“这是自然。”古遥水很爽快地点点头,立刻潜入了镜中世界。

很快,他出现在画面中,单手提起了那小侯爷,把他带了出来。

古遥水虽然不明白平素温和的常心宸怎么忽然这么拽,不过大家都是外门长老,而且常心宸更是外门执事长老,他自然会给他几分薄面。加上这一次,错在古隽语,他想让其他长老帮他,都找不到借口,只好认栽。这回,能够及时将古隽语带走,没被同僚落井下石,已经算好了。

只是古遥水还是有些忿然,提着古隽语要离开监控室时,还是忍不住回头抛下一句:

“得饶人处且饶人。”

“我想饶他,却不知道门规饶不饶他啊。”常心宸飘飘然吐出一句这样的话。

古遥水顿了顿脚步,哼了一声,疾步离开。

走出监控室后,古隽语也从刚才的威压中醒过了神,当即道:“家祖,那女子侮辱您,怎么倒把我抓出来了?”

“你还敢说!”古遥水一巴掌抽了过去。

他只是泄愤,掌力中没有灌注灵气,但就算这样,古隽语也肿起了半张脸。

他捂着脸,委屈地道:“家祖,我说错什么了?”

“管管你这张嘴吧!”古遥水愤然,“就算你心中那样想,难道一定要说出口,才能爽快?”

古隽语终于意识到问题出在他在镜中世界的那番话。

只是刚才他头一回见到那么美丽的容颜,一时迷怔,想起了什么就说,如今思虑,才觉得不妥。于是古隽语十分坦然地承认了错误:“对不起,家祖,我考虑得不周到,刚才太得意了……我是不是给您招来了麻烦?”

“这倒没有。那常心宸,不过是个修炼到头了,没甚威胁了,只要不撩他,等他坐化了,一切也就都罢了。最重要的在于,那丫头是常心宸的侄女,不管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他这样说,那就这么认为吧,你别撩拨他,好好修炼便可。”古遥水淡然说道。

“是。”古隽语点点头。

他握紧拳头,目光冰冷。

此时此刻,他想起的还是刚刚令他魂牵梦萦如今令他恨之入骨的女子。

虽然他至今还是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但这并不妨碍他依旧想将她收作自己的禁|脔。

古隽语并不觉得,他说错什么,做错什么,他依旧觉得,自己还是那个天不用怕,地不用怕的小侯爷。反正,他天赋这么高,等到修炼有成,转头来收拾常心宸,那么那绝美的女孩子,依旧是他的,只可惜,他要错过这时候的她了,他一直开到现在。“这车开着好从来只觉得,天下间最好的,都应该是他的。美人虽数不胜数,可她却是他这一生见过最上等的美人。

没关系,没关系,他如今也是个仙人,他有的是时间!

她迟早是他的,不过,等到那个时候,她可没有资格再做她的正妻了!

他要将她踩在脚底下,让自己所有的女人羞辱她,让她品尝他今日的耻辱!

古隽语随古遥水疾步走着,可没一会儿,又被拦住。

“谁?”古隽语见来的是两个年轻人,立刻生出几分怠慢。

可是,古遥水却立刻躬身行礼:“明月长老!汤长老!”

打脸也不要这么快吧!——虽然不是头一回被打脸了。RS

崇左治疗白癜风医院
拉萨子宫内膜炎治疗费用
心力衰竭肺水肿心慌气短
友情链接
兰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