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数据

木纹永恒废墟第四百三十二章祸乱的开始

2020-09-17 来源:

永恒废墟 第四百三十二章 祸乱的开始

魔法阵微弱的光芒在地下室中无力的扩散着,似乎无力覆盖如此狭长的通道,仅仅是十米开外已经是一片黯然的死寂,但是再往前百米后,穹顶上的巨大夜明珠让整个地下空间豁然开朗。

“没想到山德鲁提供的秘方真的有用,加入了龙血以及蝎狮毒液之后,一直困扰着我的活力药剂竟然真的研制成功了,这样一来不仅二王子有救了,我们在将来的地面战争中也将收获一个强有力的盟友!”

艾玛那张刚毅的脸孔上焕发着重现青春般的光彩,每一条皱纹和沟壑仿佛都在这种激昂的情绪中淡化,比老鹰还要锐利的眼神以及鼻子,再加上他与生俱来的那种强大自信和感染力,如果他自己不说的话,谁又会相信他已经一百多岁了呢?

“嗯。”

一个沉稳的声音从他的背后传来,即使有着夜明珠的照耀那里仿佛也是永远的黑暗,朦胧的雾气似乎与光线氤氲成了一体,看不见发声之人是何长相,甚至扭曲的光线将他的身躯都完全掩盖了,但就仅仅是这一个字,或者说这一个任何鼻腔振动之后都能随意发出的声音由他发出来,莫名就会给人一种踏实安稳的感觉。

他在那里,就像山在那里一样值得信任。

大概是已经习惯了背后之人的态度,艾玛激动之余又兀自呢喃了几句,也就是从那一个声音之后背后之人再也没有任何回应,然而奇怪的是不管是艾玛和那个透明人都没有提到过接下来可能爆发的这场内战,似乎跟那遥远的未来比起来,眼前这一场足以摧毁整个尼贡的动乱在他们眼里就像是晚餐要吃牛排还是羊肉那么简单。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艾玛突然停止了一直以来的絮絮叨叨并且以一种警惕的目光看向了黑暗笼罩的隧道,并且他的脸色也很快阴沉了下来。

不可能是助手,他的这些助手以及外面的守卫都知道这个实验室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没有他的允许就算是有天大的事情也不敢擅自入内,也不会是女王,因为时间不对,自从饮下龙血后摩利尔陛下就一直居住在龙穴之中,他派出去的助手这个时候应该还没有到达龙穴,而且最明显的一点,他感觉到魔法阵的禁制是被人从外部强行破坏的。

“我去。”

透明人的感知竟然一点不比在法阵中留下了一缕精神力的妖术师差,艾玛的脸色刚刚阴沉下来,他立刻就发声了。

而当他开始移动的时候,一直笼罩在他身周的那些流光竟然如玻璃一般破碎了,红色的皮肤,根根钢铁般长达数寸的倒刺从他的尾椎密密麻麻一直蔓延到脖颈,一身强壮的肌肉比花岗岩雕琢的更加虬劲,以至于头部隆起的部分看上去竟像是几颗生长在一起的巨大肉瘤。

洞穴人。

然而那超过两米的身高恐怕就是一个强壮的骑士站在他面前也会觉得胆寒,尤其还是在洞穴人天生脊椎弯曲无法完全直立的情况下,排除这个因素这个洞穴人的身高最少达到了两米六以上海量精品工厂抄底。3月14日至15日,别说是普遍身高一米五的洞穴人了,就算是在野蛮人部落也堪称巨人。

他的武器,一把长达五米的精钢长枪,就算是食人魔的巨锤狼牙棒也无法比拟,这样的武器就不要说直接用那锋锐的枪尖捅穿了,仅仅是擦到一下也绝对是一个骨断筋折的结局,恐怕只有独眼巨人攻城时所用的撞锤能够在威力上和这把枪一较长短。

然而就是这样恐怖的一把武器,拿在这个洞穴人的手上却比烧火棍还要随意,甚至不用扛在肩膀上,那粗壮的几乎变形的手臂低垂着,只是四五步已经越过了百米的距离。

湛蓝色的传送光芒缓缓淡去,当李尔从魔法阵中走出来的时候,发现前方已经有一个人影在等着他了。

“黛马克。”

让李尔意外的是,站在他十步开外的那个人影竟然奉行了地面上流行的骑士通名原则,出于对贵族身份和荣耀的致敬,这种古老的礼仪也一直保存到了现在,然而当李尔运起鹰眼术看清黑暗中那个人影的长相之后,一种滑稽的感觉就在他的脑海里油然而生。

洞穴人?

回答他的是黑暗中一道炸裂的光芒。

比霹雳还要炫目,比雷声还要震耳发聩,那一道光芒在这狭长的空间里竟是膨胀成了一条白色的巨龙,黄金色的斗气嘶吼着,硕大的龙首朝着李尔的胸口狂噬而来,不要说洞穿了,这样的威势这样必杀的决然只要擦到碰到一点以李尔当前的身体强度恐怕立时就要重伤。

“来的好!”

没想到的是李尔大喝一声不退反进,连剑也没拔蓦然抬起空空如也的右手,五指并如鹰爪竟然直接朝着那条游龙抓去,与此同时他掌心周围的黑暗蓦然一阵疯狂的扭曲,一团比最纯粹的黑曜石还要更加黑暗的浓光就在他的掌心里形成,悄无声息但是却又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着周围扩散。

不仅仅是斗气,黛马克突然感觉到自己附着于枪刃之上的体力都在那一只手掌中极速的流逝,甚至于枪尖还没有撞到对方的掌心,他竟然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和斗气流动都因为那团突然出现的黑暗而猛烈地躁动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突然走近了一个有着数千水蛭的深坑边缘,只要再往前一步,他立刻就会变成一具连血肉骨髓都被抽干的尸体。

骇然之下黛马克立即改变攻势,手上的狂龙猛地一抖转而袭向了李尔的手臂,只要是个正常人面对如此狂暴的一击断然没有硬扛的道理,而只要对方一以至于每当自己照镜子退,后续立即就有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在等待着。

遗憾的是,李尔恰恰是不属于正常人范畴的那几个人之一。

面对黛马克转而刺向自己臂弯的一枪李尔先是微微侧身将自己的身体让到了侧面,但就在黛马克眼中一喜继而打算横枪直扫李尔胸口之时,李尔的右手却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在了黛马克的枪身上。

“撒手!”

其实根本用不着李尔大喝,当李尔的手掌刚刚和枪身接触的一瞬间,黛马克当即就感受到了一股无可名状的恐怖吸力通过那震动的枪身传到了自己的体内,而后那种全部血肉生命力都不受控制疯狂外涌的感觉再一次出现了,他大喝一声左掌成刀狠狠地斩在了自己的右腕上。

鲜血四溅,黛马克本人更是像一颗炮弹般倒飞了出去。

“算你聪明。”

李尔冷哼一声甩了甩沾染到手臂上的血迹,而那把刚才还光寒通道近百米的钢铁长枪此时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连同着黛马克断掉的左手一起,尽都变成了黑暗中无序漂浮的粒子尘埃。

这也是李尔在白色山谷和奥姆罗德一战后琢磨出来的虫洞法则新技能,奥姆罗德选择归顺后李尔也如承诺的一样向他讲解了自己这种异常力量的运行方式,当然,关于虫洞法则的来源和名称被他刻意隐瞒了,好在奥姆罗德更加看重的是力量的本质,也就没有去深究。

奥姆罗德提出,这种力量绝不应该仅仅只有吞噬反击这样简单的使用方式,但是本着科学严谨的研究态度,他只是就吞噬这一方面给出了一个建议,就是让李尔尝试着主动用这种力量去进攻来代替被动防守,甚至试试能否将吸纳的力量收归己用。

而当李尔真的按照奥姆罗德给出的建议去尝试之后,发现对方的思路竟然完全可行,唯一的不足是那些吞噬而来的力量或者物体只会化作无数的高能粒子,如果李尔不选择用它们进行压缩反击,短时间内这些能量就会重新溃散回归自然。

否则的话他恐怕要学天龙八部里的星宿老怪了,为了短期内积聚起足以抗衡两条原初之龙的力量,说不得他只能去找鄂加斯的子子孙孙们大开杀戒,一想到一只只恶魔会被自己吸成人棍粉尘,然后自己还要用这种力量去对抗亚莎和鄂加斯,李尔的心里就忍不住一阵恶寒。

好在,奥姆罗德的这个设想并不成立,黑洞恐怖的万有引力似乎只司职将所有吸入的物质形态毁灭殆尽,而没有给他留下转化的途径。

不说李尔这边仅仅只用了一招就夺了黛马克的武器再加上一只右手,那边艾玛惊骇地看见这个龙血女王亲自为他指派的护卫进入山洞还不到十秒钟就跌跌撞撞的飞了出来,内心的震撼几乎已经无法形容。

“怎么回事!?”

他一边飞奔到黛马克身边立即就是一个高级治疗术施放在洞穴人身上,乳白色的光芒比母亲的手更温柔,一秒之后,黛马克脸庞之上的苍白痛苦之色明显舒缓了不少。

“走!替我禀报女王,黛马克已经尽忠了!”

哪知黛马克刚刚恢复了一点就猛然站了起来,左手的戒指上一阵宝石光芒闪动,但这一次出现在他手中的长剑却只有不到两米了,不说锋锐,仅气势上比那把长枪就低了不止一筹。

“你说什么?”

艾玛似乎有点不敢置信黛马克的回答,洞穴人的实力如何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从他来到尼贡之后,后者就一直担任他的贴身护卫,挫败过对他的刺杀行动没有一百也有五十,哪怕是面对再凶险的情况,黛马克也都是从容以对从未失过分寸,然而这一次仅仅是一个照面竟然说出了尽忠这种话。

言下之意岂不就是他绝非是来人的对手,只能用自己的生命为艾玛拖延一点逃生的机会,而且直言让他去找女王,意思恐怕也是黛马克深知除了摩莉尔陛下以外,卡斯特格城中再也没有能拦得住那个人的存在。

也许还有一个,但如果艾玛真的去了那里,恐怕结果还不如直接死在刺客的手中。

“遗言交代完了吗?”

遗憾的是,还不等艾玛做出决定是逃是战,一个冷冷的声音就从通道那边传了过来,堪比催命的音符,夜明珠璀璨的流光之下,一个修长的身影缓缓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


什么中成药去黄褐斑
揭阳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先声药业创新
友情链接
兰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