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行情

深山中的修道者第一一九章自然之道顺应就是营养

2021-01-15 来源:

深山中的修道者 第一一九章 自然之道 顺应就是(三更合两更求全订)

龙虎山,翌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正是阳春三月,春风起,山花开,景色迷人的时候,山里有不少游客。

景区有大峡谷、正一观、天师府、崖墓等诸多景点。

来往游人既能赏山水美色,又能去正一观或者是天师去上三炷香,祈福求安。

天刚刚清亮的时候,江小白便坐在一家早餐店里,叫了一碗咸豆花,就吃了起来。

他坐的方向正对着店面门口,时不时往外面瞧上一眼。

他瞧的方向,是昨日一老一少两位道士住夜的旅馆。

江小白来龙虎山上求道,但对此地完全不熟悉,摸不着北。

现在遇到了两位天师道道士,就想着跟着对方上山,看能寻出一些什么由头来。

有人带路,总比自己在偌大的龙虎山撞来撞去来的强。

而且,他知晓跟着这两个天师道道士,多半能见到天师道真正的宗庙之所。

原因是他昨日深夜,阳神入梦,从那位少年道士口中得知的。

他还记得那少年道士梦中沉迷漫画书????预计而走路撞到树的呆呆模样。

这让江小白忍不住想到了小些时候,被爷爷江淮子赶去山林里捡柴,自己却追着林间飞鸟虫蝶,乐不自知的记忆。

他看到了自己当初修道的依稀影子。

而从少年道士的梦里,江小白知道了一些信息。

老少道士是师徒,跟他相似,之前在一片青山中潜修。两人可以说是天师道道士,但又算不上天师道道士。

原因可以总结成一句——修得是天师法,却未授篆证身。

授篆,对正一道(天师道)道士来说,就如同普通人的身份证一般,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

有了授篆,便是天师道中人,是正儿八经地经过天师道传篆坛开法证身,记录在名册的。

而这一老一少师承于天师道法,却是长久流落在外的道士,连老道士都没有授录,说明他们这一脉在外面流落已久,并未归入天师道门。

这只是道门数百年来渐渐走向衰落的一个缩影!

数百年的长生路断,修行不通,神法不显,不仅道门衰败,其他百家都如此,后来这清净之地慢慢被世俗之气腐蚀,诸多门人出走,流落四方,慢慢就没想过回山。

到后来,有了传道后人,也就自然没经过授篆证身,成了修了天师法,却不是正一人的无名道士。

而在灵气复苏后,龙虎山天师道正统开始清除混杂在里面滥竽充数的假道人,并广召流浪在四方的天师后人回山入门。

灵气复苏后,这是一种大势趋向,其中隐约可见有上面出力的影子。

而龙虎山广召流落在四方天师道后人同时,却设置了一个门槛。

降恶鬼,证己身,便是少年道士在梦中说给江小白听的“入山礼”。

龙虎山驱赶了许多有授篆,记载在名册却不守戒律的道士,很多道士不服,就闹。

于是,便有了这一招。

你要是有本事,便可以去降鬼证身。

光这一点,便能将那些没修到本事,却喊着自己是天师道正统的假货给撵走。

其中手段,不可不妙,一是能召回真正有本事的天师道道士,迅速恢复残破的道统元气;二是能堵住那些假道士的口。

江小白甚至在想,这个主意是不是上面也参与了。

灵气复苏,鬼怪作乱,天师道这一手“入山礼”能解多少麻烦事。

有些时候,不得不佩服一些人的笼罩着无边的恐惧手段。

……………

天刚清亮,早餐店里并没几个客人。

江小白吃着一碗咸豆花,徐徐吞吞,花了十多分钟,一碗还没吃完。

“老板,再来一碗。”

过了一会,他叫了一声。

这个时候,对面的旅馆,一老一少两个道士提着黑坛出来了。

两人站在门前张望了一会,看向了江小白的方向,然后走了过来。

两人看来是奔着店来的。

进了店,老道士叫了两碗面,便坐下了。

店里的老板对道士见怪不怪,倒是多望了那黑色坛子一眼,也没多问。

看来,这个店老板和昨晚的中年老板不一样,并不知道坊间传闻。

一老一少两个道士进来,江小白算是终于等到了人,却也没什么异色,又徐徐吞吞地吃着第二碗豆花。

过了一会,两个道士吃完面,结账走人,江小白便悠悠地跟了上去。

一老一少两个道士出了店后,径直奔着山上走去。

山道上,这个时间点,游客稀少,但也不是没有。

江小白远远跟着两道士,隔了七八米,倒不引人注意。

跟着走着,穿山道,走过桥,越溪涧,倒渐渐偏僻起来,就剩下三人了。

到了一坐索吊桥时,走在前面的老道士突然停了下来,转身,灰百的眉毛微挑,看着后面五六米的江小白。

江小白也在从搜索引擎来的流量也就多了桥上停了下来,淡笑地打量着对方,并未有闪躲的意思。

“居士为何跟着我们二人?”

老道士略带疑惑地打量着江小白,问道。

“我想拜访天师道正门。”

江小白也没说你怎么知道我跟着你这样的拙言滥词,自己跟了一路,对方也不傻,笑了笑,直接点明白了。

“居士是道友?不知出身哪路家门?”

老道眉梢闪过一丝诧异,出声问道。

“修的是道家法,行的是寻常人,没有家门。”

江小白这意思说的是,自己并无家门,不是道教门人,只是道家中人。

而道教和道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统计局还得确保企业会说真话。上述负责人称简单点说,江小白修的是道家法,却并无宗门神祗信仰,不信诸天神佛,不信道家诸神,只修自在。

道教,就是道家人修门规,清戒律,明信仰,设道统而创立的宗门教派。

创立道统的道家祖师,各有所道,所以才会有诸多道家门派,各有所信仰,有所长。

更简单点说,道教是道家人在修行过程中,悟道明法而设下的道统,传承后世,发扬光大,船渡世人。

所以说,两者虽并无高低,却是不同。

“那道友是来参加开坛授篆,入天师道门的?”

老道士听江小白没有家门,是一介散修,再加上最近龙虎山开坛授篆,他自然想到上面来了。

毕竟,这可没有不收散修的硬性规定。

江小白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默笑不语。

“道友跟着来吧,最近这世道贫道有诸多不明白的地方,不妨交流交流。”

老道士这时爽朗笑了笑,邀请江小白同行。

江小白自然欣然受之。

一路上,两人相互报了姓,老道士姓谢,少年道士跟着他姓,叫苦生,江小白是知道的。

这谢老道士性子颇为爽朗,并没有如寻常人一般,轻视江小白的年龄,交谈很客气。

老道士与江小白交谈时,说了自己近些日子的感想。

谢老道士对天地灵气复苏这事也是颇为惊奇,以及近些日子的所听所闻。

“贫道并不知晓这灵气是何物,只在经书上见过字眼,也不知道具体长啥样子,怎么才能看见,就感觉这世道突然一下子就亮了些,修行比往日有了明显的不同,之后,就听说灵气复苏了,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贫道还真想抓住这人问问,灵气这玩意到底是啥样子。”

荒草山道上,江小白与谢老道士同行。对方先是面色疑惑,说到后面转而眉眼笑了起来。

“再之后,这世道真正的变化体现出来了,我当时居住的山下的一个隔壁村,听说闹了鬼。贫道当时就惊讶了,老朽自打跟着我师父修行,就没见过道经上的鬼怪,很多年前我与师父行走江湖,听到了诸多这种事,但都是子虚乌有。于是贫道就去看,还真有,然后和那鬼打了一架,结果发现那鬼一点本事都没有,被我一掌给拍没了……”

谢老道讲着从下山出世到来龙虎山认山归门的所见所闻,以及自己的想法和验证都说了出来、

例如鬼魂的出现,肯定是与灵气有关,他猜想对方的存在是依托灵气才能生成,而且能借此修炼。

而且灵气还未在人道昌盛的城市里出现,谢老道肯定将来会有,到那时候就是真正的妖魔乱世了。

也是修行中人开始争锋扬名的大时代。

谢老道士说完,就望向江小白。

“江道友,该你说说了,你难道就没点感觉变化?”

江小白笑了笑,眉梢挑了挑。

“鬼怪现世,妖魔也不远了。白龙雪山这座山谢道友可曾听过?”

“野兽咬人的那个地方?”

这没过几天,谢老道士有所耳闻,一时疑惑。

“我曾见这山上的百兽吸食一种奇怪黑气,明智造化,有成妖之象,想来,这只是大世之势的冰山一角,阻也无用!”

“这是自然之道,顺应就是了。”

江小白说出心中所想,眉眼望着远山,渐露悠然。

(一章三千字,今天码了6000,相当于以前的三更,我尽力兑现我的诺言,每天三更,不对,现在应该换个说法,每天两更三千字,还欠各位打赏和月票的四更。)

重庆治疗子宫内膜炎哪家好
成都包皮过长治疗费用多少钱
北京哪白癜风医院好
友情链接
兰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