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滚动

武魂王座第一七四章专治各种不服营养

2021-01-15 来源:

武魂王座 第一七四章 专治各种不服

场面一时间显得怪异,就见刘峰一口一口的往自己袖子上喷着血,而方飞扬则脸带微笑,表情轻松。

“刘师兄最近好像火气挺旺啊,居然能吐血吐得这么有范儿,实在让人佩服。”

方飞扬笑着说道,而他开口的一瞬间,刘峰心里闪过了一丝绝望的念头。

要知道,像这种魂力比拼,双方都是全神贯注,全凭胸腹间这一口气,谁要是先开口,这口气一泄,立刻便要落入下风。

而方飞扬在和自己拼斗的同时,居然还能开口调侃,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犹有余力,根本就没把所有手段使出来。

“你……你怎会有如此深厚的魂力储备?”刘峰颤抖着说道,死死压住胸腹间翻腾的血气。

“因为我平时修行向来刻苦,这都是各位师长们教导有方啊!”方飞扬朝江山真人和诸位长老所站立的方向挥了挥手,一记不着痕迹的马屁拍上。

其实真论魂力储备的话,方飞扬比刘峰低了一个大境界,理应不是对手。

然而这次罗刹小世界一行,方飞扬吸收了六道不同种类的地煞,这不仅让他体内的魂力储备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水准,还使他的魂力中带上了六种不同属性。

六种不同属性,任意切换,这让他的魂力质量远胜常人。

而更关键的是,那六道没有吸收完的地煞,现在还存在虚空圣牌之中,随时可以调用。

在这种情况下,别说是刘峰了,就算是魂卫、魂将级别的高手下场,在比拼魂力的战斗中也不可能是方飞扬的对手。

当然,这些秘密方飞扬是不会说出来的。

听了方飞扬的话,刘峰心一乱,血海顿时消散,而方飞扬的重重爪影长驱直入。击在他那副宽大的衣袖上。

衣袖上刘峰刻画的时空法阵突然间亮了起来,似乎是想将方飞扬的攻击转移到别的空间去,然而方飞扬用的可是“六合八荒虚空爪”,最擅长的就是撕裂虚空。

两股力道对撞之下。众人耳边只听到一声声玻璃碎裂的声音,在刘峰宽大的衣袖上,光线一阵扭曲。

下一刻,那只刻画了“身藏日月”法阵的衣袖突然片片崩碎,化作漫天飞散的碎布。如一只只翩翩起舞的蝴蝶。

刘峰膝盖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那块椭圆形的鸡血石从他的衣袖中滚了出来,落在了身旁不远处。

似乎胜负已分。

然而刘峰眼中却露出一丝决然之色,甚至顾不得擦一擦嘴角的血迹,扑过去抢先一把将那颗鸡血石攥在了手中。

方飞扬奇道在众多公开场合:“刘师兄这是作什么?”

“哼,我刚才可是说的清清楚楚,三招之内你要是拿不到这块鸡血石的话,就算你输。”

“我是说过,那又怎样?”

“我承认你的时空穿遁之术在我之上。但是……”刘峰惨然笑道:“老子今天就是不服气。”

“你还有一招的机会,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想拿到这块鸡血石,你就一招杀了我,如果不敢的话,就快点认输吧!”

“不至于吧。”方飞扬愕然道:“大家又不是瞎子,胜负已经很明显了,非要搭上一条命那不是有毛病吗?”

“哼,若是今天输给了你,我会比死了还难受!”

“云海仙宗和裂天阁。怎么说也位列七大地宗,真要弄出人命来多不好看?”

“那不关我的事!”

“喂,你清醒点,有人就盼着看我们的笑话呢!”方飞扬一边说。一边瞥了一眼春十七。

后者身边的花又重新开放了起来,一丛一丛显得无比娇艳,而她的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显得兴致勃勃。

“你别废话了!”刘峰喘息着说道,将手中那块鸡血石攥的更紧了几分:“要么一招杀了我,要么认输把上千万亿个页分割成了8万条词条上面。你自己选。”

看刘峰这种近乎于耍无赖似的架势,江山真人也有些看不过去了,对落雪真人说道:“我看这一局就到此为止吧,就算是平局,也不用非弄得不可收拾。”

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主动提议平局,江山这人已经给足了面子,然而落雪真人却摇了摇头:“这件事情,我不掺合,就让他们小辈自己解决吧。”

“可是……刘峰已经没有再战之力了。”江山真人慧眼如炬,看出了刘峰伤势严重,不由得提醒道:“如果方飞扬继续出手的话,刘峰说不定真的有生命危险。”

“那也是他自己的选择。”落雪真人在这一刻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你我都知道,如果现在喊停,刘峰会落下很严重的心魔,受到心魔影响,下一关的瓶颈他无论如何也跨不过去了。”

“对修行之人而言,与其被心魔卡住,终身修为无望再进,还不如殊死一搏,就算死了也没不留遗憾。”

果然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对于走在最前面。落雪真人的态度,江山真人也无话可说了。

……

“来吧,来吧!”刘峰还在声嘶力竭的挑衅:“我现在虽然受伤,但你想要一招杀了我,也没那么容易!”

“杀不了我,就是你输!”

“敢不敢,你敢不敢出手?”

面对刘峰的无脑挑衅,方飞扬长叹了一声:“好吧,如你所愿!”

下一刻,他出手了。

从他的指尖,突兀的钻出一道火焰汇聚的长剑,向刘峰当胸刺去。

没有人可以形容这一剑的风情,带着三分的惊艳,三分的潇洒,三分的惆怅和一分的不可一世,好像整片天地都已消失,只剩下了这一剑。

似一个片刻,又仿佛过了千年,时间的长与短在此时奇妙的交叠,仿佛有看不见的漩涡在疯狂旋转,把一切吸入其中。

刘峰恍惚了……

这一剑中,方飞扬悍然使用了“魇魔”的力量,猝不及防之间中了“幻梦心法”,刘峰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久很久的梦。

而当他清醒过来的一瞬间,只觉得手中一轻,那块鸡血石已经落在了方飞扬的手上。

这一刻,刘峰哑然的张了张嘴,只觉得满口苦涩,说不出话来,最终只能颓然的叹了口气道:“我服了,心服口“对方在庆春路开出第一家店时服。”(未完待续。)

百色治白癜风去哪里
郑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依折麦布片是什么样的药物
友情链接
兰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