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政策

江海逆流章罚站大龙树下营养

2021-01-15 来源:

江海逆流 490 章 罚站大龙树下

风铃和小奥这时都看到蓝天躲无可躲,也不敢反击,只能像只苍蝇乱飞乱窜,他们两个都傻呼呼的大声鼓掌叫好。

明天也在乐的在天上观战,反正他也知道,蓝天是陪着他们玩玩而已。

蓝天心想原来这丫头还暗藏玄机,把二十四片金叶子都召换出来了,当大家看到蝴蝶兰就要撞击到蓝天的身体时......哇!真是紧张的时刻。

想不到蓝天竟然轻轻松松的把右手黄金鳞片召换出来,然后用他的右手龙爪当当一声的含手轻轻地握住蝴蝶兰,一点也不敢用力,怕伤到蝴蝶兰。

蓝天怕风铃武魂受伤,只敢小心翼翼的握住,然后他转头看向风铃的方向,想要炫耀,并且讽刺说,这是什么烂招时......

但是风铃却突然消失不见,小奥发现风铃原地蒸发不见时,便大惊失色的嘶吼着嗓子,放声大叫说:「蓝天,你杀了风铃是不是?那是风铃的武魂啊!你毁了蝴蝶兰,风铃就不见了......」

明天咻一声缩成最小化也冲了下来,围住小奥,连明天也都大喊说:「你到底把风铃藏到哪里了?你笨蛋啦,抓住风铃的武魂干什么,快把她放开呀!」

蓝天脸色铁青,全身汗毛直竖不寒而栗,手握着蝴蝶兰,他双眼圆睁的瞧着蝴蝶兰,安好无恙的躺在他的手上,啥事也没发生呀!而且他一点也不敢放松手上的蝴蝶兰,怕风铃永远不见。

这时蓝天不得不紧张到语无伦次的大喊说:「怎么会这样?风铃呢?风铃呢?我没有做什么事呀!」

然后蓝天对着天空放声大吼说:「风铃,妳快出来,不要吓我,拜托妳快出来,妳到底躲在那里了?」

老明和阿瀚以及阿华也都冲到瀑布区,他们都被小奥和蓝天的咆哮吼叫声吓倒,第一时间都赶到这里,大家都一副紧张的模样。

小奥是第一个放声大哭的家伙,小奥本身是很少哭泣的,他的个性说白点,跟蓝天是如出一辙的,坚毅卓绝无惧无畏的。

老明赶紧抱着小奥和明天,急促紧急的问说怎么回事......

风铃一声〝喂〞的声音从蓝天手上握住的蝴蝶兰内响起,蓝天定睛一看,一个小小的人儿,比拇指还要小的小人儿,乖乖的坐在二十四金叶片的花苞里面,而那个小小的人儿竟然是风铃。

蓝天心脏漏跳好几下,他额头滴下斗大的汗,呼吸困难战战兢兢的问说:「妳怎么会躲在里面?怎么会变得这么小?要怎么办妳才可以出来恢复原状?赶快告诉我,我好帮助妳出来?」

蓝天这时一点也不想放开握住的蝴蝶兰,他怕他一放开,风铃就会有声生命的危险,至少在他的手心里,他比较放心。

老明一个箭步就站到蓝天的身旁,他看到风铃变成一个小小的人儿坐在花苞里,也是吓了一大跳,心原文链接:里更是紧张到不知所措......

蓝天急切的催促问说:「妳可不可以想办法先让自己出来?还是我要如何做,妳才能出来?快点告诉我,我的小女孩呀!拜托妳说说话!」

面带笑容 风铃的声音从很遥远的地方传了出来说:「你不要紧张,你的龙爪握住我,我才动弹不得,打开你的龙爪,我就可以出来了。」

蓝天这时才如梦大醒,赶快摊开右手掌,二十四片金叶子包裹着洁白蝴蝶兰,咻咻快速的从蓝天的手上飞了出来。

而风铃也从蝴蝶兰里面同时的飞出,身影慢慢的放大,蓝天看到风铃,激动的把她紧紧的拥住,双手放都不放。

风铃急着挣脱着蓝天的双臂,红着脸说:「所有人的人都还在紧张,你放开我,我要跟大家讲话说明白的。」

蓝天看着老明阿瀚阿华,大家都忧心忡忡的眼神,每个人的神经都拉到最大的界线,随时口可能弹断的模样,他只好放开风铃,低声问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奥马上飞到风铃的肩膀上,搂紧她的脖子又再次的放声大哭。

风铃笑着搂住小奥说:「你是蓝奥公子,哭起来很丑哟,不哭哦!乖,我知道你很紧张,不过真的没事,哦。」

老明干脆果断的说:「明天,你把小奥抱走,风铃,这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不然我会重重处罚妳,比照蓝天的规矩。」

蓝天看着风铃安好无恙的身子,这时也是微瞇着双眼,双手交叉胸前,紧迫盯人的看着风铃,一刻都不放松,这小女人是要吓死人的,这事一定要追究到底。

一股沉重算账的氛围,垄罩在空气中。

风铃也知道惹大祸了,只能轻轻咳了喉咙厄一声,才小声的说:「其实从寂寞王的黑矿石修炼结束后,我就可以自由的变小,小到比我的拇指还小,而且可以藏身在我的白色蝴蝶兰里面,然后外围又可以包裹在二十四片金叶子中......」

〝啊.业内流行一句话:互联巨头们出的系统“总是想着自己有什么....〞

风铃也太会藏私了吧,可以保守秘密到现在,这不是要气死人吗?

蓝天这时已经很生气了,从寂寞王黑晶矿石修炼后就有的新技能,风铃竟然可以闷不吭声的忍到现在,而且他不是没给过她机会说的,这件事必须好好的算账!

老明也生气的瞪着风铃,粗声粗气的问说:「然后呢?」

风铃才又支吾的说:「我觉得这个技能很好,以后有谁想绑架我,我就可以变小,藏身在自己的蝴蝶兰中,然后逃走,刚才我藏身在金叶子中,本想要暗算蓝天的,趁他不注意,把他的头发削平,可是蓝天的黄金龙爪握住我,我就不能动弹,我哪会知道蓝天的黄金龙爪把我克死死的,我一点暗算蓝天的机会都没有迟到者罚款100元。」

风铃还在为自己不能削掉蓝天的头发,而觉得遗憾......

蓝天面无表情,语气冰冷的问说:「从寂寞王的深海平原出来,我问妳是否有进步,妳一直都不愿意告诉我实话?为什么?妳最好说清楚,不然我不会饶恕妳的。」

风铃低着头,踢着脚下的石块,不好意思的说:「我想要给大家一个惊喜,刚才就是要炫耀的,没想到让大家都陷入恐慌,对不起啦!」

阿华走到风铃的身旁骂说:「妳都十八岁了,怎么还像小孩,不能有下次,不然在场所有的人都会心脏麻痹,妳自己都听到,刚才小奥和蓝天吼的多大声,我们没被吓死算妳走运。」

阿瀚也摇头生气的说:「风ㄚ头,只能这一次,再有下一次,我也要处罚妳,而且是青蛙跳,阿华我们走吧,我还要交代一些琐事,我们时间也不多了。」

老明也是看不出表情的命令说:「风丫头,妳现在到五石岩的大龙树下罚站,今天的营火晚会妳不可以参加,就罚站一整晚。」

风铃咬着下唇红着眼眶,咻一声飞到五石岩的大龙树下罚站。

蓝天还是呆愣地站在原地,想要骂人想要生气,但都发作不起来,总之就是不知如何是好......

老明摇头叹气的问说:「妳是因为担心而生气,还是因为她没告诉妳真话而生气?」

蓝天金灿灿的眼眸看向五石岩的方向,静默了一阵子。

最后才回说:「刚开始是两者皆有,但是后者我已经无所谓了,风铃还小,有时候会孩子气,能够把自己变小的确是很稀奇的,她掖着藏着不讲,我可以理解,我是因为担心所以生气,不过她没事,我的气就生不起来了,并且还很高兴,这丫头总算有一点小成就,现在担心她被罚站会颜面受不了,我可以代替她罚站吗?」

蓝天最后是露出顽皮还有宠爱的表情。

老明〝切〞一声说:「当然不行,你们谁敢去替代她,我就罚谁去青蛙跳,大家都听清楚了吧!」

小奥赶快掩住嘴巴,不敢说话,老明转身露出笑脸才大跨步的走掉。

蓝天看着小奥,眼睛转动着说:「你去找小祥,叫他陪着风铃,有什么情况都要来跟你报告。」

小奥松了一口气说:「对喔,找小祥最稳当,如果是阿红一定会让明爷爷发现。」

小奥抓住明天咻一声飞箭似的马上不见人影。

汕尾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
哈尔滨宫颈糜烂
湖州治疗前列腺炎多少钱
友情链接
兰州房产网